被拔位半導體總座 八年再造股價200元公司

2019.01.23 商周雜誌 / 撰文 吳中傑

原文出處: https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magazine/Article_mag_page.aspx?id=68775

林孝平與員工親近,以前甚至手寫卡片鼓勵員工,早期許多部屬暱稱他「P哥」(他名字英文縮寫為HP)。攝影 駱裕隆

円星上櫃競標價最高269元 台股股價前25高

當你一夕間被解除擔任15年的總經理職位,你有再開創新局的勇氣嗎?

一月底,研發半導體高速傳輸介面矽智財(IP)的円星科技出現在資本市場。它原先已是興櫃股后,股價達295元,轉上櫃承銷價198元,公開發行股數中並有約3/4採競價拍賣,最高得標價達269元,可擠進台股股價排行前25名,接近同業力旺電子和晶心科技。

雖是新面孔,但掌舵者円星科技董事長林孝平卻是位半導體老將。他曾擔任聯電旗下半導體設計服務商智原科技總經理達15年。

小檔案_林孝平
出生:1959年
學歷:美國加州大學電機碩士
經歷:智原科技總經理
現職:円星科技董事長

若不留神,你不會發現林孝平曾罹患小兒麻痺,大腿到腳掌多次開刀。去年患病的右腿坐骨神經受損,至今仍復健中,但他不用枴杖、也未拿助行器。「現在我這隻(右)腳是冰的。那天業績發表會,頭上有打燈,我上面在流汗,下面腳是冰的。」

訪談時,他最常說的關鍵字是:冥冥中自有安排。但這次創業,卻是他在強風中逆勢前行的結果。

繼力旺和晶心之後,円星是台灣第三家進入資本市場的專業IP公司。IP公司就像IC設計公司和晶圓廠的軍火庫,它提供模組化IP,讓IC設計業者整合到晶片上。

他的同業如力旺有力晶集團投資,晶心有聯電與聯發科等富爸爸,但円星一開始,卻是林孝平百分之百獨資。

原因很簡單,2011年底創業時,林孝平這三個字背後跟著的,是一連串的問號,沒人敢投資他。「憑良心講,當時大家不是很看好,」與林孝平認識近20年的聯發科董事金聯舫解釋,雖然IP附加價值高,且是半導體產業重要的一環,但因為營收規模小,台灣過去少有成功典範,因此資本市場並不熟悉。

被迫離開一手扶植的公司
「天啊,這種八點檔劇情,怎會發生在我身上?」

市場更顧忌的是,林孝平究竟為何離開智原?

2011年3月22日,林孝平永生難忘。

那天,智原董事會無預警的臨時動議,要將林孝平解除總經理職位,改任為副董事長,「一開始真的腦子一片空白,想說,天啊,這種八點檔劇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?」

林孝平的錯愕可以想見,之前,他的人生幾乎跟智原畫上等號。他是智原員工編號排名前三的元老,從1993年智原自聯電切分出的第一天就加入,智原在他的帶領下,從約百人到超過700名員工,營收最高逾60億,股價曾破350元,數度成為店頭市場股王。

不過,半導體設計服務公司的興衰,很大程度決定於母公司的製程實力。聯電自從2000年在點一三微米製程選擇和IBM合作後,製程開始落後台積電,連帶也影響智原,因為智原等於是聯電對接中小型IC設計公司的窗口,如果越少IC設計公司想找聯電下單,智原的營運自然越差。

林孝平離開智原前7年,該公司年營收一直在50億到60億左右擺盪,同段時間,台積電旗下創意電子,年營收卻從約10億成長至90億。

林孝平為讓智原突圍,做了許多嘗試,甚至踰越經理人的界線,跟聯電集團的利益扞格。

2008年,他投資成立子公司寅通科技,發展IP,對設計服務廠而言,擁有IP能讓服務差異化、提升附加價值。不過,該公司服務的客戶卻不只下單在聯電,也投片到其他晶圓代工廠。一位資深半導體分析師解釋,雖然現在智原也會服務三星的製程,但此一時、彼一時,2011年,聯電還未在先進製程發展上認輸,從集團角度來看,智原的舉動就像胳臂向外彎。

至今,聯電從未對外正式說明林孝平被解職原因,但資深的半導體業界人士與分析師都直指,林孝平主導的寅通讓客戶投片到其他晶圓代工廠,很可能是導火線。

再創業,不搶前東家生意
「某種程度對我是解脫,可朝想走的方向走」

一樁不明不白的解職案,對專業經理人的聲譽傷害極大,難道他從無怨懟?

林孝平說話極快,一分鐘可以講320字,是一般人的1.6倍,但談到這段經歷時,他卻放慢速度:「某種程度對我是解脫,專業經理人會有包袱,集團有集團策略,可是不一定跟你的策略一樣。現在,我可以朝想走的方向去走。」

在最低潮的時候,林孝平的好友、晶門科技行政總裁葉垂奇對他說:「從哪裡跌倒,就從哪裡站起來。」

現實是,林孝平並沒有持續待在智原與聯電對抗的本錢。雖然論股權,他當時持有約2.7%,是智原最大單一個人股東,不過聯電既是智原最大股東,也幾乎是智原所有客戶投片下單的代工廠;同時,他也感念聯電栽培,不願在設計服務業另起爐灶與智原競爭。

這位在逆境長大的CEO,接受現實,卻不離開戰場。

被解職的同年底,他在眾人不看好的狀況下成立円星,做起IP生意。

沒有大集團撐腰,他就算有技術與人脈,如何再起?公司去年營收已超過7億6000萬,是同業晶心的逾2.5倍,客戶包括高通、海思、松下等大廠,它還打入台積電IP聯盟。

它是半導體界的智慧財供應商—— IP生意模式

IP公司(如力旺、円星)
就像不賣實體產品的IC設計公司,國外最有名IP企業為英國的安謀

IP公司直接客戶
IC設計公司(如高通、聯發科)
採購IP公司的IP,減少研發成本與縮短開發週期

IP公司合作
晶圓代工廠(如台積電、聯電)
須找IP公司當夥伴,吸引IC設計公司下單;IP公司則須晶圓代工廠幫其驗證,吸引IC設計公司採用

IP公司既合作又競爭
設計服務商(如創意、智原)
向IP公司買授權供IC設計客戶使用,但有時也會自主研發IP

整理:吳中傑

帶團隊,能收人心
「員工把氣宣洩在我身上,不曉得的人以為他是老闆」

很重要的原因是一批智原老將,即使減薪也願意跟著林孝平創業。

他能收人心。林孝平從不擺姿態,他會因超時占用會議室,馬上走出會議室向員工道歉。

過去,林孝平甚至為留住欲離職員工,被員工當面咆哮,餐廳內其他人都來制止,「他把氣宣洩在我身上,但我覺得,你就是聽。當時別桌的人還跑來請他安靜,不曉得的人可能以為他是我老闆。」他自己也訕訕的笑了。

林孝平說,IP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就是人,「以人為本的公司,你就是必須做這種事。」

更深一層的原因是他因小兒麻痺,從小被異樣眼光看待、甚至嘲笑,因此生出一份對人的同理與敏感,他相信人應該被平等對待。「(平等的)價值觀很重要,我常跟同仁說,你看到清潔的人(指公司內清潔工)要說謝謝,不要因為你在什麼位置、做到什麼(成就),對人的互動就改變了。」

他能收人心,還因為他夠堅定。智原成立時,他是少數願意離開氣勢正旺的聯電,替公司創業的員工。智原比創意早5年成立,是台灣第一家本土半導體設計服務公司,也是在林孝平帶領下打敗美、日商,打開市場。

去年,坐骨神經受損,嚴重時,林孝平痛得無法睡覺,每天要復健、泡熱水舒緩,「他的毅力跟堅強是一般人比不上的。(去年坐骨神經受損)那段時間,他還是會來跟我們開會,看得出他很痛,但他咬著牙硬撐。」自動化設計公司益華電腦(Cadence)台灣區總經理宋栢安回憶。

林孝平與員工親近,以前甚至手寫卡片鼓勵員工,早期許多部屬暱稱他
「P哥」(他名字英文縮寫為HP)。攝影 駱裕隆

找Burberry來上課
不求快,要找到價值深耕

在台灣做IP生意的企業很少,但林孝平卻堅決看好。他舉例,一家專注開發手機CPU(中央處理器)的企業,未必要聘員工開發電源管理IC,而可以向IP公司採購,節省研發成本與時間。同時,因IP公司的IP多已經過晶圓代工廠驗證,等同有品質保證,可以降低客戶出錯機率。「IC設計公司產品一個小地方設計失誤,一個光罩就毀了,有些公司可能半條命就不見。」

過往,林孝平從事的設計服務業,「服務」是重要關鍵。相較下,宋栢安認為做IP則像創作藝術品。一個IP的價值要能極大化,得將效能打磨到極致,讓市場上所有客戶都願意採用;但同時,又要能配合不同客戶,微調客製化,讓每個IP像獨一無二的藝術品。

林孝平要做此生意,就堅決好好做。他的名片後印著的是公司標語:The IP boutigue(IP精品)。

他不僅自己力行精品價值,訪問當天,他手上戴著法國百年珠寶品牌寶詩龍的四環戒指,桌上放的是義大利精品寶緹嘉的羊皮編織筆記本,銀黑色的戒指,還是特別為搭配灰色外套所選擇。

他更找精品Burberry台灣總經理來當教育訓練講師,當科技業講求「Time to Market」(縮短上市時程)時,他要員工慢慢來。「他告訴我,與其很快的做,不如找到價值去深耕。」跟隨林孝平十多年的円星副總經理張原熏說。

他說的「冥冥中自有安排」,不是認命,而是因應變化、甚或逆境,好好走出自己的路。

今日,円星雖然還不是一線IP大廠,但前外資分析師陳慧明相當看好其前景,「円星的IP做得小而美,而且比大廠有彈性,發展很有潛力。」

公司如今上櫃,不少早期員工瞬間身家數千萬,林孝平也放下心中一塊大石。雖然才60歲,他已開始思考接班計畫。就像円星的英文名字M31所代表、傳說中擁有高科技的仙女座星系一樣,「希望充滿無限的想像跟未來,都能一一被看見跟實現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