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金馬獎晚會規格做Live節目,為什麼17堅持與電視台合作《台視17Q》?

2019.04.03 數位時代 / 陳君毅

原文出處: https://www.bnext.com.tw/article/52823/17q-ttv-and-17

圖片來源:17 Media

《台視17Q》是17 Media繼與八大合作後推出的益智節目,透過電視現場直播加上手機App同步直播,能讓觀眾零秒差地參與答題。為什麼17這麼堅持與電視台合作,困難點以及益處又在哪?

地點在3月10日的台視攝影棚內,《台視17Q》正在現場直播。根據節目規則,來賓需從捉對廝殺的pk內獲勝,才能獲得進行益智問答的機會。節目已經進行了90分鐘,距離收播只剩下半小時,特別來賓小鐘仍未贏得任何答題機會。

藝人小鐘在節目最後半小時才順利進入答題階段,沒有剪接、修改的特性就是直播的魅力所在。圖片來源:TTV 台視官方頻道

嚴濰秜在廣告時間上前跟小鐘說:「再輸的話,就又輪到第一組囉,我們沒有保送,輸就是輸。」聽到這邊,問嚴濰秜會不會怕小鐘完全沒有機會上台,「這就是Live啊,沒有在set的。」她說。

現場直播對17 Media(以下簡稱17)來說,既是伸展拳腳之處,同時卻也是最大的挑戰。

最困難之處在於「零秒差」

《台視17Q》不只是現場直播的電視節目,也於手機內的17 App同步直播。當節目進行至益智問答的階段,觀眾也能夠透過手機同步進行回答,若答案正確,將能獲得依據節目規則所頒發的獎金。

自智慧型手機問世以來,連動電視螢幕的「第二螢幕」概念不斷被提出,台灣卻始終沒有出現互動體驗良好的第二螢幕模式。直到2018年2月,17與八大電視台合作推出《17好聰明》時,才以亞洲先行者之姿嘗試拓展市場。

擁有20年電視台經驗的嚴濰秜,現為17新媒體內容事業群資深副總,過去不斷找尋與電視觀眾互動的方式,到了17之後才真正達成目標,「因為17是一家科技公司,」她一再重申這句話,是科技讓一切變得可能。

「最困難的是要做到『零秒差』。」嚴濰秜說。不只App的直播需與電視現場直播同步,進入益智問答的環節時,更要沒有誤差地讓觀眾加入問答,連答題的獎金也要做到即時分派。「同時17 App內還有其他節目在播,不會斷訊、Lag(延遲)是功夫所在。」嚴濰秜說。

虛擬主播小Q會在「求救」環節中出現協助參賽者,能夠直接與其互動。圖片來源:TTV 台視官方頻道

除了網路傳輸的優化技術之外,17也讓虛擬主播加入《台視17Q》的問答環節,讓這個節目成為17科技力的展現平台。

直播的優勢與劣勢:數字即時卻需要不斷修正」

不過,展現科技力的17也遇到了許多甜蜜的酸楚。數據,讓《台視17Q》挖掘到許多驚喜,並擁有過去電視節目所沒有的參考數字,卻也逼著他們不斷修正。

「每一集都在找bug,每一集都在改。」嚴濰秜說。因為除了電視現場直播,手機上的17 App也同步直播,自然比以往單純的電視節目有更多數字能夠追蹤。觀看數、不重複觀看數、留存率、留言、分享都是17的追蹤目標,「每一分鐘、每一分鐘去看要怎麼修正,不管是卡司、遊戲規則、題目方向都要做超即時的修正。」

嚴濰秜舉了兩個修正的例子,第一個是其中一集來賓的搶答燈發生故障,下一集就直接把燈拿掉;第二個則是節目流程,每一集都會稍作改變,找到最優化的呈現方式。不斷修正、調整的結果,也讓《台視17Q》的收視率從一開始的0.7,一直慢慢站到1以上。時間拉得更長來看,17的直播益智節目最高同時在線人數約為1.2萬人、平均每集留言數超過6萬則。

「這個節目很貴,真的很貴。」

但從17與八大、台視合作一年以來,台灣仍無後續跟進者的情況來看,要整合電視節目現場轉播與App即時互動仍有其門檻。除了技術之外,很大一部分是成本問題。

「這個節目很貴,真的很貴,」嚴濰秜說,「但我們想跟台視一起拚一把,除了《聲林之王》之外,台灣真的沒有大型節目了。」

根據嚴濰秜的說法,每天晚上《台視17Q》開播,17與台視都各要出動20人以上,台視負責硬體、17負責其他軟體與內容的部分,整個節目需要50人的製作規模。「台視給了金馬、金曲的李麗芳導播團隊和新聞中心,而17負責即時社群操作、軟體推播,內容製作等,等於每個禮拜天都在辦一個小型的晚會。」

不過,17與台視當然不是合作做公益。兩者共同將《台視17Q》的傳統媒體(電視)、新媒體(App)以及社群包成一包B2B的銷售產品,目前已有TOYOTA與飲料品牌美粒果等贊助商。

前NBA球星Rashard Lewis也參加了《台視17Q》,預計能為17與台視帶來截然不同的受眾。圖片來源:TTV 台視官方頻道

對17 App來說,還能帶來大量的粉絲與下載,除了每一集加入答題的觀眾,還有節目來賓所帶來的粉絲,如3月底就特別邀請到前NBA球星Rashard Lewis,開拓了過往沒接觸到的觀眾。再透過App的內部引導,也期望觀眾能夠順勢加入17 App。「當所有人都在YouTube、Facebook搞直播時,演算法一變就是一個海嘯,不管怎樣,要own(擁有)自己的會員。」嚴濰秜說。

至於為何沒有導入「贊助(donate)」功能,讓商業模式的收入更加多元,嚴濰秜則說內部曾做過嘗試,但會讓畫面過於紊亂,在考量使用者體驗後忍痛放棄。

最後問到為什麼17從去年到現在都堅持與電視合作,推出即時互動節目,「不要想著一刀去切分新、舊媒體,台灣這麼小,只有共存共榮,才有生存的機會。」嚴濰秜說。

這同時也是17與台視需要共同面對的問題,是否有辦法打破新、舊媒體的藩籬,將新舊受眾融合在一起,同時將新的習慣帶入舊的收視族群。但至少17與台視正在嘗試,只要成功,將有可能為電視圈與直播界找到相當龐大的商機。